廊坊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血与火的赞歌 第4节 赛维亚拉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4:08 编辑:笔名

血与火的赞歌 第4节 赛维亚拉

在克兰领的时候,奥玛伯爵告诉过培迪领地里的一些事情,其中最多的就是他妻子家族的一些事情。

科温德堡地区大领主泽罗丁-马恩子爵已经快七十岁,但他的膝下只有两个女儿,三位儿子在前面二十年间,或因为战争,又或因为疾病相续回归女神的怀抱。

泽罗丁子爵的大女儿昆娜-马恩,在两年前嫁给了培迪的兄长奥玛伯爵。

茜拉骑士作为泽罗丁子爵唯一留在身边的子嗣,只要谁能够娶到她,就几乎可以得到整个科温德堡的统治权。

但科温德堡地区的重要性谁都清楚,如果要想顺利得到这个地区的统治权,可不光光是娶到茜拉骑士这么简单,这需要卡瓦尔堡点头。

所以,这两个年轻人的决斗不过是某些人投下的问路石而已。

换句话说,这场决斗是专门做给培迪看的。

当所有的思绪在培迪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后,他望着母亲,问道:“我想知道的是,昆娜现在在什么地方。”培迪一开始就在奇怪,他奇怪为什么没有见到昆娜,毕竟,按照帝国习俗,昆娜已经是里根家族的直系成员,今天这场宴会她完全有资格参加。

培迪之所以刚开始没有问,是不想让母亲想起兄长而悲伤,但现在,明显没办法避免,所以,他才问出了口。

赛维亚拉笑了笑,她把心底里的悲伤隐藏得很深,她慈爱的看着培迪说道:“想听听你父亲原本的打算吗?”她完全不管菲丽丝站在凳子上越来越放肆的动作,不等培迪回答便继续说道:“你父亲原本打算…是让你娶了茜拉,然后继承科温德堡。”

培迪点头,然后扫了一眼母亲身旁两名女佣和侍卫长格里克面无表情的脸,放下酒杯说道:“像父亲的一贯做法…所以,我并不意外。”说到这里,他目光落在大厅里还在缠斗的两名年轻人,“那么,他们就是某些人推出来试探我们的?”

“应该就是这样。”赛维亚拉的双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等下,应该会有人站出来要求你对他们的决斗进行裁决,如果,这个人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你可以直接让他消失,当然,就算是有身份的人,你也可以让他消失,只是有些麻烦。”

“在克鲁领,你可以决定一切,一开始,我会在旁边纠正你的错误,但最终,你需要独自面对所有问题,所以,尽快学会选择和分辨吧,记住,作为统治者,你的眼里是不能存在善和恶,只要一切利于领地和公国的,就是对的,你…”

赛维亚拉说到这里的时候却是突然停止了,因为,这些话在几年前她对她的大儿子也说过,此刻想来,这些事情就仿佛发生在昨天一般,

那时,也是在这座城堡里。

悲伤,无尽的悲伤瞬间侵染进赛维亚拉的全身。

眼泪止不住的流出,但却没有任何声音。

培迪下意识的想要安慰,但他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最终他只能道歉般的说道:“非常抱歉,母亲,我…”

“没事,还有,你不必对我道歉,我只是…只是…”最终,赛维亚拉没有勇气说出那个名字,她强行止住自己的眼泪,并对走过来敬酒的贵族报以微笑。

随后,母子两人开始沉默,赛维亚拉在收拢悲伤,培迪则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菲丽丝继续没心没肺的望着决斗的现场。

那边,决斗的两位年轻人,已经打得难分难解,周围的贵族们呼喊加油的声音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加的强烈了。

...

而就在两人快要决出胜负的时候,培迪突然转头问道:“母亲,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赛维亚拉好似没有听到培迪的问话一般,重重呼吸两口后,她端起酒杯问道:“你是说昆娜吗?怎么,你想娶她?”

培迪一愣,但并不意外母亲的问题,在此前他就有这样的心里准备,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兄长谈起昆娜时幸福的表情,于是,他说道:“如果她愿意,她的地位不会更变。”

赛维亚拉低头,把端起的酒杯放入口中轻轻尝了一口,她讨厌红酒的味道,嫁到克鲁领这么多年,她还是喜欢家乡美酒的香味,每一次她心情差到极点的时候,她就忍不住想要喝高原麦酒。但此刻,她忍住了,当她一口喝掉杯酒所有的红酒后,双眼直视着自己小儿子说道:“可惜的是,她不愿意。”

“她在那里?”

“她怀孕了,所以我让她回到了科温德堡。”

培迪握着酒杯的手抖了抖,脑海中各种思绪一闪而过,最终变成一句话:“也就是说,那孩子会继承科温德堡?”

“泽罗丁-马恩子爵应该会很高兴。”赛维亚拉点头。

培迪则默默为自己酒杯斟满酒,然后一饮而尽…

此刻,他心中对兄长的愧疚更加重了一层。

这个时候,两名年轻人的决斗已经结束,他们分别瘫坐在一张椅子上喘着粗气,附近的贵族们呼喊声在却是更加的洪亮起来,他们期望自己卖力的呼喊能让这两个人继续打下去。

培迪知道闹剧是到结束的时候了,于是他站起身举着酒杯,喊道:“各位…”洪亮的声音带着某种力量,在宴会厅狭小的空间里回荡…

只一瞬金,大厅内的贵族都下意识转过头望向高台上俯视着他们的培迪,当贵族们确认是那是培迪所发出的声音后,都相续露出卑谦的笑容。

“为我们两位年轻的勇士干杯。”培迪洪亮的声音再次传来。

“干杯。”

贵族们立刻回应,纷纷拿起就近也不知道是谁喝剩下的酒杯一口干掉,甚至决斗中的两位主角也都相续起身。

这杯酒后,整个宴会厅陷入了短暂的安静中。

这时,一位身材矮小穿着淡红色贵族长衫的老人趁机排众而出,他走到大厅的中央,对培迪躬身施礼后说道:“大人,您应该为他们裁决。”

培迪的目光一下子落到这个老人身上。

赛维亚拉立刻小声介绍道:“凯基特-维恩,克鲁城有名的大商人,拥有男爵头衔

,二十年前卖掉家族领地后从事商业贸易。”

培迪的目光仅仅在这位老贵族的身上停留一秒钟,然后他望向茜拉,问道:“茜拉骑士,你觉得该如何裁决?”

“该死的。”

茜拉闻言顿时在心底里暗骂一声,但脸上却表现着足够的恭谦,“大人,我觉得这两人的比斗不用裁决。”

“为何?”

“因为,他们的比斗简直比乡下农民还不如。”

“哈哈。”贵族们顿时哄堂大笑。

考恩和帕丁脸色有些难看,但没有发作。

“茜拉骑士,我们的赌局还等着结果呢,女神在上,一定是考恩爵士输了。”

“你放屁,帕丁爵士明明先倒下的。”

“是考恩爵士。”

“帕丁爵士。”

“你们想打架吗?”

“来就来,谁赢钱归谁。”

两拨人开始挽袖,准备新一轮的打斗,宴会厅再次回到刚开始乱糟糟的样子。不过,贵族们不会傻到真的在宴会场上发生大规模的斗殴,所以最终,这场赌局没有任何结果。

而请求培迪裁决的老贵族凯基特男爵,早已趁乱混入人群之中。

“凯基特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他们商会虽然近些年在慢慢扩大,但始终只是一个商人,他绝对不敢窥视科温德堡。”赛维亚拉小声的说着,“你准备怎么办?”

“不必拷问,让他消失。”培迪答道。

赛维亚拉闻言满意的点点头,侍卫长格里克在培迪话音落地后便悄无声息的离开宴会厅。

“茜拉骑士你准备怎么办?想娶她吗?”赛维亚拉说。

“现在,我好想没有必要娶她吧?”培迪愣了愣,“不过,我挺喜欢她的,就让她在城堡骑士卫队里任职,如何?”

“没问题。”赛维亚拉没有多想就应下,“不过,你的婚姻必须尽快解决。”

“我明白,”培迪点头,他并没有反对,因为他知道他的地位已经不一样,此刻,也许整个克鲁领的贵族都在盯着这个位置。

培迪相信爱情,但两世为人的他不相信以他此时此刻的地位还会获得爱情...

不过,他相信婚姻,就像劳博特皇帝和狄培尔皇后两人,他们没有爱情,但他们的婚姻比任何人的婚姻都稳固。

“那么,你的婚姻就交给我吧。”赛维亚拉脸上带着期待的表情。

广西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云浮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广东白癜风
广西整形美容医院
云浮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