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积极探索核电装备走出去

发布时间:2019-10-09 15:31:41 编辑:笔名

“今年3月,上海电气与法国AREVA集团合作,承担了南非Keoberg核电站6台更换蒸汽发生器的设备供货任务,这是上海电气首个真正意义上走出去的核电项目,也是国内装备制造企业第一次通过国际合作的方式直接向国际市场供货的核电项目。这是上海电气核电主设备供货在出口巴基斯坦基础上新的国际起步,也表明上海电气已经完全有能力按照国际标准面向国际市场提供核电产品。”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电气”)副总裁朱根福如是说。

《中国电力报》:上海电气承制的华龙一号示范工程关键设备进展如何?近年来,在核电设备制造方面取得了哪些成果?

朱根福:由上海电气承制的华龙一号示范工程即福清5、6号机组反应堆堆内构件原材料已到厂,并已于5月7日正式开工制造。

截至今年4月,上海电气共获得核电主设备订单287台,交付包括CNP1000、CPR1000等二代改进技术、AP1000、EPR等三代技术和高温气冷堆等不同堆型的核电主设备共计145台,包括6台机组的压力容器、19台机组的蒸汽发生器、7台机组的稳压器、30机组的堆内构件、31台机组的控制棒驱动机构、2台机组的主泵、11台机组的汽轮机和13台机组的发电机。

随着红沿河、宁德、方家山、阳江、防城港、福清等一系列二代加核电项目的交付,上海电气具备了CNP1000、CPR1000二代改进技术关键设备制造能力,形成、固化了批量生产百万千瓦级机组的制造和管理体系。通过三门、海阳AP1000和台山EPR项目建设,上海电气已基本掌握了三代核电制造技术,关键设备批量化制造能力开始显现。

2014年,上海电气率先在国内完成三代AP1000核岛主设备(压力容器、蒸汽发生器、稳压器)产品的配套交付。今年,AP1000首台堆内构件、控制棒驱动机构、EPR首台堆内构件、20万千瓦高温堆首台套压力容器、堆内构件也将完成交付。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CAP1400项目也在顺利制造中。

《中国电力报》:在出口阿根廷、巴基斯坦的华龙一号机组中,上海电气提供了哪些核心设备和技术?未来在核电装备走出去的过程中,对制造企业提出了哪些新的要求?

朱根福:上海电气响应国家核电走出去发展战略要求,积极探索核电装备走出去。目前出口阿根廷的项目还没有到设备招投标阶段。巴基斯坦的华龙一号机组即K2、K3项目,上海电气提供核岛关键设备———堆内构件及常规岛关键设备———汽轮发电机组。其中汽轮机将使用上海电气开发的1710毫米长叶片及焊接转子。

其中1710毫米长叶片被列为国家重大专项“大型半速饱和蒸汽汽轮机、大型半速汽轮发电机等设备关键共性技术研究课题”,是我国首个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核电汽轮机长叶片。

在未来核电走出去的过程中,制造企业需要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一是提升国际合作与开发能力。面对国际市场,往往会存在对当地环境不熟悉,金融、货币政策不明晰等问题,这都需要制造集团提升自身国际合作和开发的能力。二是管理体系要与国际接轨。参与全球市场需要资质,国外项目各利益相关方对设备供应商审查严格,包括工程总包方、业主方、监管部门都要层层审查,这与之前做国内项目有着很大的不同,制造企业需要在质量管理、体系管控方面有更大的提升。三是提升核电技术装备的集成供货能力。核电设备配套供应发展空间很大。我国设备制造和配套服务成本低,可以充分利用此优势参与核电相关设备集成供货。

《中国电力报》:面对国内外新的形势,上海电气在核电装备制造领域有何战略布局?

朱根福:目前,上海电气已与意大利Ansaldo核能公司、西班牙Ensa公司分别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同时也与德国、英国、法国、美国等核电先进企业开展交流,积极拓展在核废物处理和核设施退役等领域的国际合作。目标是通过国内和国际合作,向设备为主向供货的上、下游延伸,逐步建立产品性能试验和电站运行和退役服务等业务。同时,利用与国内设计院良好的合作关系,培育设计、设备和服务集成创新能力,从单纯设备销售向“设备集成+技术服务”的产业发展模式转变。

另外,响应“中国制造2025”规划要求,上海电气也在探索核电设备制造向智能化制造转化升级,通过搭建数字化制造协同管理平台,实现核电产品从“传统离散型制造”向“数字化高端装备制造”的生产模式转变。目前上海电气在核岛关键设备堆内构件的制造中已成功应用了大功率激光焊接技术;同时正在积极探讨在蒸发器管子管板焊接、堆内构件堆芯罩焊接等主设备制造中引入焊接机器人系统的智能化制造方案。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手术价格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地址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收费贵吗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的地址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收费标准